伤感的句子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句子 > 伤感的句子

来生,请赐我一粒朱砂

作者:从容美文  时间:2021-11-04

听说,右小臂有痣的女子,都是前世姻缘未了。所以,转世投胎来到后生,只为与心爱之人一续前缘……

——题记

【壹】

我蜷缩在床榻上,谢绝一切送来的食物,心里打算着逃走的打算。是的,我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只有出去我才可能见到念殇,只有出去我能力和他永远在一起。

“蔓儿,听丫头说你又没有吃货色你这孩子,性格怎会这般顽强。唉,都是我从小把你惯坏了!”阿玛走到我床沿边微微坐下,关心的讯问我的状态,他的眼光中充满爱意。

我的生涯中只有阿玛,我不晓得额娘长什么样子,只知道,额娘长的很美。兴许,额娘的漂亮受到了上天的嫉妒,在我刚诞生后她就血崩逝世了。于是,阿玛给了我他所有的爱,把视我为掌上明珠,请师傅教我琴棋字画。最终,我的才干得到皇上的赏识,被赐封为多罗格格。

实在,从小我就知道,终有一天我不得不走进那个门深似海的红墙,卷入后宫妃子的勾心斗角之中。然而,我没有想到我会碰到念殇,没有想到我们会相爱,更没有想到,在我们最甜美的时候,那一道进宫的圣旨阻隔在我们之间。于是,我开始反抗,反逆命运的支配,反抗那所谓的“皇帝圣恩”。只管我知道自己的做法,随时会惹来杀身之祸,我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阿玛,我不要进宫,我爱念殇,我要和念殇在一起。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苦苦乞求着阿玛,眼泪划落满腮。

“蔓儿,不是阿玛狠心,也不是阿玛不想放你出去,可你也要谅解阿玛的苦处!现在,这道诏书已下,一旦你逃走,我们赫舍里府内将安定不再啊!”阿玛的眼神中充满无奈,他爱我、宠我,但他不是我一个人的,他要为我们赫舍里家所有人做好盘算。

“阿玛,岂非我除了进宫以外别无他选好,阿玛我听你的话入宫。” 阿玛的一席话让我苏醒,也让我彻底失望。我不能由于本人的情爱,让我的家族陷入生灵涂炭之中,于是,我抉择让步。“念殇,对不起!”我心里默默地念着。我被关起来之后,始终是丫鬟告诉我他每天在外面的情形,告知我他天天都是直至深夜才分开。

【贰】

自从我许可进宫后,阿玛不再对我禁足,可我依然躲在自己的闺房里。丫鬟还是持续向我汇报他每天的情况,当据说他日渐消瘦时,我的心开始一阵阵刺痛。我想他,却不能见他,我怕自己一旦看到他,就会失去理智,让他带我逃离这个处所。可我身上背负着府上那么多条无辜的生命,我不能让自己的任性成为他们的催命符。我坐在桌边,望着窗外飘零的落叶,与念殇相识到相知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显现在面前。

那日,在府中学习多日女红的我终于耐不住寂寞,和贴身丫鬟柳翠偷掉包上汉装,游逛在京城的大巷冷巷。我东看看,西走走,举着小摊边各种离奇的东西给柳翠看。合法我玩在兴头上,一群流氓地痞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是哪家的小妞,长的好生美丽,陪大爷来玩玩。”谈话那人肥头大耳,龇着一口大黄牙,伸出一只肥腻的脏手不规则的在我脸边摸了一下。

“你是哪来的流氓敢来调戏我家小姐,真是好大的胆子。”柳翠挡在我身前,喝斥那些人。当我见到这阵势时瞬间傻了眼,脑海里一片空缺,呆呆地站破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片刻之后,我才回过神来,知道这样僵持下去吃亏的只会是我和柳翠。

我欲带着柳翠离去,可这群地痞流氓一再的纠缠咱们,我只能无助的看向围观的庶民。他们小声的谈论着,却不人乐意出头来辅助我们。在我快要绝望时,一个人影挡在我和柳翠眼前,我仰头看见他给了我一个动摇的眼神。登时,我感到自己像捉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忙乱的心逐步安宁下来。

“各位这样对待两个弱女子,不该是大丈夫所为吧”男子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流氓。

“哪来的毛头小子,活的不耐心了,敢来打搅我魏三的好事!”那名叫魏三的人一边说,一边向男子挥来拳头。只见他轻松的就接住了魏三的拳头,反手将他打到在地,接着又把那些上来帮忙的手下打得跪地求饶。

整理完那群地痞流氓,男子转身欲要离开。为了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我礼貌的请他去岳竹轩略坐。他看了看我后,怅然接收了我的邀请。一路上,我们聊的很投契,感觉像意识了良久的朋友。话语间,我知道他叫寂念殇,是个孤儿,从小由义父抚育长大,这次来京城是为了寻人的。

“不知寂公子在京城可有落脚之地”我不知道为什么,对念殇充满好奇,他好似一本书,古雅而神秘。

“我在京城并无亲人,只能寄住在客栈。而我所寻之人又不知何时才干遇到,所以当初正打算某份差职,以便在京城长住。”念殇看着茶楼外的街道,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哀伤,却又转瞬即逝。

当听见他要寻找差事干时,突然想起,阿玛说想在府中安插一些武功好的侍卫。于是试探着问了念殇的意思,他愣了片刻之后允许了我的邀请。

【叁】

坐在池塘边,欣赏着满树繁花。当大风拂过期,便有花瓣如纷飞的彩蝶,沉甸甸地自树上回旋而下漫天飘动,我陶醉在那瑰丽如画的风景中不愿醒来。

“蔓儿本来你在这里”念殇穿过花园向我走来。那日,我把念殇推举给阿玛,阿玛对他测试后很是满足,于是将他任命为侍卫总管。而经由一段时光的接触后,我和念殇名义上为主仆关联,暗里却是很好的友人,我叫他念殇,他叫我蔓儿。

“念殇,你知道吗格格这个称说固然好听,但却充满无奈。身边的人害怕我格格的身份,而从不和我交心,你是我第一个朋友。而我,却老是陷在徘徊中,畏惧自己有一天会走进精深似海的宫墙里,惧怕会卷入后宫嫔妃的勾心斗角之中。”我看着花瓣飘零在湖面上,心中却莫名的哀伤。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这娇艳的花朵一样,在最俏丽的时刻飘落调零。

“蔓儿,你不会卷入那后宫纠纷的。如果然的有那么一天,我必定会带你离开。”听到念殇这句话时,我抬头看见他那双灿如繁星的眼正温顺的凝视着我。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手足无措的摆弄着手中的帕子,经典台词。

当爱情的种子在心里发芽,幸福的雨露润泽着心坎,我的世界颜色不再枯燥。感触着念殇爱的关心,我才发明,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恋情的东西,它是那么奥妙、那么独特。自从我们相爱后,我和念殇相处的时间更多了。他常常带我去看京城郊外那潺潺的流水,漫天飞舞的蝴蝶。虽然这些景色不足为奇,但是当和念殇一起看时,却又别有一番风味。

我呼吸着郊外新颖的空气,快活的像只小鹿一样欢愉的跑在草地上。念殇一直温柔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要把我熔化在他浓浓的爱意里。我们席地坐在小溪边,我轻轻的枕在念殇的肩膀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宁静的感想着这份祥和。

“蔓儿,与你相处时间越长就越想庇护你,越想为你绾起青丝,恩爱永不分离。”念殇轻轻的把我拥入怀中,他的怀抱很暖和,让我沉醉,而念殇的那番话是一种承诺吗

“念殇,蔓儿愿与君天荒地老,永相伴!”念殇给我了想要的安宁,和他在一起,我的心像找到了停靠的港湾。看着念殇,我决议要明白我们的关系,冀望得到阿玛的允许。

【肆】

回到府中,还没来得及把我的事件告诉阿玛,就听到了一个简直让我瓦解的新闻。宫中传来圣旨,我被册封为德妃娘娘旬日后入宫。我哭泣着告诉阿玛我不要进宫,不要做什么娘娘;告诉他我和念殇已经相爱,我们要长相思守不离不弃。阿玛被我的话气的浑身颤抖,把我禁闭在闺房里,而念殇则被免去侍卫总管一职赶出府外。

“阿玛,放蔓儿出去;阿玛,求求你,不要让蔓儿进宫;阿玛,求你玉成我和念殇,我爱他;阿玛……”我拍打着房门,试图让阿玛放我出去。可是,无论我如何请求,阿玛还是将我禁闭在这里。想着念殇,我无助的滑坐在门口,抱着自己哭泣。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仍是逃不外运气的部署我只是想和自己所爱的人白头偕老,为什么这样的请求都过于奢靡”我捂住自己的耳朵自言自语,不想去放任何的声音。我的世界已经塌陷,我被埋葬在这废墟之中,尽力地寻找念殇的气味……

夜是那么安静,心底开始有种空洞的感觉。忽然,闻声门外响起嘈杂的声音,有人潜入府中。潜意识里告诉我那人就是念殇,他来救我出去了。这时,房外锁链掉落在地上,念殇呈现在我面前。他把我搂在怀里,像是怕我下一秒就消散不见。

“蔓儿,我带你离开。”念殇坚决的看着我,我拍板赞成。只有和念殇在一起,浪迹天边我也迫不得已。而我和念殇还未出院落,就被阿玛和他带来的侍卫将我们围住。阿玛手下之人无论哪一个武功都和念殇不分高低,我心中刚燃亮的愿望再一次幻灭,我们逃不出去了。

我向阿玛下跪恳求他放过念殇,永不损害念殇,而念殇仍然试图着想带我冲出重围。我回身不舍的抱住念殇,跟他离别,我看见那丝伤感再次涌上他的双眼。念殇保险的离开府内,我回到自己的闺房中开端禁食所有食品,向阿玛无声的对抗。当我禁食的多少天后,阿玛来探访我时让我清楚,我的率性随时会让赫舍里家招来横祸。终极我向阿玛妥协批准入宫。

【伍】

当步入皇宫来到那生疏的环境,一切都让我觉得胆怯。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以皇上的威望要我做他的妃子,我由心底发出仇恨,恨不能杀了他。我不知道念殇此时在哪里,我的大脑开始凌乱,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位至高无上的天子,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深爱的念殇。我只是悄悄的坐在那里,丝绝不领皇上的天子圣恩。

房门外再次出现武器碰击的声音,我开始害怕,心里默默祷告那前来之人不是念殇。可当念殇冲到房门内时,一丝不好的动机涌现在脑海中,只见念殇的剑向皇上刺去。

“昏君,你灭我家门不说,如今还掠夺我可爱之人,今天我要新仇旧仇一起报。”念殇的话让我如梦初醒,他一直寻找的人就是皇上,是皇上杀逝世了他所有的亲人,让他沦落为孤儿。

一个前来保驾的侍卫,趁念殇不备拿着剑,血淋淋的刺在了他的心脏上。我惊呼着向念殇扑去,只见他的身材缓缓地滑落在地上,我按着他出血的伤口,不停地呜咽。念殇的眼神缓缓空泛,他绝望的看着我,那眼中布满怜悯,充斥不舍。念殇中剑的那一刻,我的心彻底被挖空了。

“念殇,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念殇你说过要为我绾起青丝,恩爱永不分别的。念殇,你醒醒啊,你不要蔓儿了吗你舍得丢下蔓儿吗好吧,蔓儿这就去找你,蔓儿不会让你孤独一个人走的。”我撕心裂肺的摇摆着念殇的尸体,盼望那都是一场梦。可是,念殇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他走了,把我的心也带走了,我只是傻傻的看着念殇的尸体。而后,扑在那把刺在他胸口的剑上,那一霎时只是感觉一阵刺痛。我微笑的看着念殇,我要去找他了,我们终于能够相聚。

当灵魂离开身体那一刻,我默默认下一个欲望:假如还有来生,请赐我一粒朱砂,让我和念殇继承那未了的姻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专题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