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的句子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句子 > 伤感的句子

花开荼蘼,你的寂寞我的殇

作者:从容美文  时间:2021-11-04

那场错爱,跟着柳絮的语言彻底碎落不见,人生哲理。窗外夕阳散落下来的点点余温,沁入冰凉的灵魂深处,直至释然……

砰,砰,砰”,敲门声音起时,何子铃嘴角浮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她知道,他必定会回来,一定会的

喷了一点香水,微补了一下妆容,何子玲悠然走到门口。其实,她已经很完善了。不过,她决不能容忍自己在可爱的男人眼前有一丁点的瑕疵

门开时,张枫脸色异样,有惊奇,亦有惊叹。而这,恰是何子铃想要的。

是的,何子玲本就是一个精巧到骨髓的女子,玲珑精细的脸型,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红润丰莹的双唇。加上她方才精心的装扮,更显得妩媚动听。

更要命的是,她身上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风情和妖媚,让人无法招架。

是谁说过,女子若有七分媚骨,哪怕长相三分,也便是个漂亮的妖精。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可人儿,又怎能不让男人垂涎。

“张枫?你怎么回来了?”她故做惊讶,那声音若有似无,有点像蛋糕上的奶油,甜甜的,腻腻的。更添几分断魂。

“哦,我钱包忘拿了。”张枫回过神来,红着脸说。

何子玲微微笑道“你老是这么粗枝大叶,什么时候把本人丢了都不晓得”。

何子铃让张枫进了屋,把钱包拿给了张枫。又给他倒了一杯水,在递水给张枫的时候,他们的手有一霎时的触碰。

当何子铃白净细微的手指遇到张枫的手时,张枫就觉得全身有种像触电一样的感觉,何子铃的眼神和呼吸让他觉得是那样的暧昧。还有何子铃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似有若无,在不经意间,就浸透到你的骨髓里。他的头脑不禁痴心妄想来……

俗话说:圣人还有出错的时候。张枫不是圣人,只是个一般的常人,所以,张枫更轻易的就犯了过错。而且是不可谅解的毛病。在那一刻,他忘了自己的妻子,忘了自己的儿女……

暗昧的一夜情,牵动着不堪一击的爱。这爱开始便是错误,只是被迷了眼睛。

张枫始终在何子铃的房里待到第二天早上才流连忘返的离去。在走的时候,张枫动情的吻了吻何子铃稠密卷翘的睫毛。对何子铃说:“子铃,我爱你”。何子铃只是浅浅的笑,什么话也没说。 送走了张枫,何子铃躺在刚张枫睡过的处所,感触着还残留着的张枫的温度,不禁又笑了。她真的很爱笑,而且,她笑起来也真的很难看。

何子玲知道张枫有一个温顺贤淑的妻子,也知道张枫有一双可恶的儿女。刻就在她看到张枫时,捐躯无反顾地爱上了。只是这错爱又怎能容易认得清,只愿偷得一香,忘记旧人思归

柳絮隐隐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到,张枫素来没有彻夜不归过。张枫的应酬多,可在以前,就算应酬到再晚,他也会赶回来的。可当初,通常都是发个信息:“老婆,今晚有应酬,太晚了,我就睡公司了,不回来了。”

偶然一次两次,柳絮还能接收,可是持续好多少天不归家,给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猜忌,再说,柳絮是那样一个聪慧,敏感的女子。

这种不安的感觉肆意蔓延。让柳絮惧怕,她知道张枫变了,这份她专心经营的恋情现在风雨飘摇。可她不乐意去质问张枫,她知道,那信赖是如斯的懦弱,只要质疑就会粉碎。不论张枫有没有背叛她,他们就都回不到以前了。就犹如玻璃有了裂痕,再怎么修补,也无法还原成以前的样子。

她生日那天,张枫破天荒请了一天假,把手机关了,陪了她一整天。晚上又买了一个蛋糕,带着她和孩子们去吃了烛光晚餐。还给她买了玫瑰花和礼物。柳絮是一个很容易满意的女人。做为一个妻子,一个拥抱,一声抚慰,便是足已。张枫今天一终日的陪同,一顿幸福的烛光晚宴,让她沉迷在幸福之中,忘记了不安。

张枫对柳絮有着太多的愧疚,瞎话说,柳絮真的是一个好妻子,更是一个好母亲,家里的事打理的语无伦次。从来不须要他费心。

他感到自己这样对柳絮太不公正,可是,何子铃于他就像是一个魔鬼,固然你知道不能去濒临她,可是她却有魔力能让你对她着迷,而且骑虎难下。

何子铃身上有柳絮所不的活气跟情趣,她会不断的给张枫一个惊喜。

张枫觉得,何子铃天天都是簇新和鲜活的。实在柳絮也并不是一个呆板的人,可是和何子铃比起来,她却远远不迭何子铃有情调。

这次过生日,张枫早早就开端筹备了,以前他也有给柳絮庆贺过生日,可这次,他却更加居心,在他心底,他还是深深的爱着柳絮,所以,他深深地愧疚着,所以,他想做点什么来补充对柳絮的亏欠。

柳絮以为,只要她不去问,那么她就有理由相信,张枫没有背叛他,日子也会这样镇静的过下去。可有的时候,老天就是这么爱打趣人。

那天张枫上班,忘却了带手机。柳絮正在扫除房间,张枫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了。柳絮还认为是张枫打电话回来让她送手机从前。就接了,还没等她谈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枫,我今天请假了,放工我在家等你哦。”

柳絮当时就认为面前一片黝黑。拿手机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她稍稍安静了一下情感,强做镇定,而后问:“你是谁?”可对方一听是女人的声音,立刻就挂了电话。柳絮按手机的来电显示回拨了过去,可是没人接,再打时,对方关机了。

柳絮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最担忧的事仍是产生了,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她不清楚老天为什么这么残暴,连她最后一点空想的权力都剥夺了

电话是何子铃打的,她那天确切有请假,不外,她当时就和张枫在一起。

当她知道张枫忘记带手机的时候,就偷偷溜出去,成心打了个电话过去。她知道张枫不好心思离婚,也舍不得离婚。在他那天为柳絮过诞辰起,她就知道,要想张枫离婚,还要一段时光。她不逼他,可是,她能够制作一个小小的误解。就像今天一样。她只要打个电话过去就行了。

她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无奈容忍老公对自己的背离。她也信任,只有柳絮知道了她和张枫的事,即便张枫不提出离婚,柳絮也会请求离婚的。她太懂得女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专题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