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句子 > 美文摘抄

悲壮刘公岛

作者:从容美文  时间:2021-07-22

悲壮之旅

山东半岛最东端,有一座漂亮的城市——威海;离市核心海岸线不远的海面上,有一座小小的海岛——刘公岛。2012年6月16日,我跟共事们一起,旅行了这座俏丽的小岛。

踏上渡轮,迎着初升的太阳,驶向刘公岛。站在渡轮的甲板上向西望去,蔚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起伏的群山,群山怀抱着的高楼大厦,还有,威海标记性的建造——幸福之门,一览无余。海面上,凉风习习,海鸥翱翔,渡轮溅起朵朵浪花,那白色的浪花,如泣如诉,如歌如啸,好像在向我诉说着什么。

旖旎的景色,美丽的城市,神秘的海岛,却不是我这次旅行的目标。刘公岛,见证了“甲午海战”那段悲壮的历史,记录了丁汝昌、邓世昌、刘步蟾等等那群爱国将领们的好汉故事。我们来了,恍如回到了一百多年前,那段中华民族饱受辱没的时空。

1894年9月17日,中日海军在黄海北部海疆遭受,搞笑语录,暴发了自有蒸汽机战舰以来范围最大的一场海战。在这次战役中,“致远”舰遭遇重创,全舰着火。管带邓世昌见决胜无望,便下令开足马力,向日“吉野”舰全速撞去,试图撞沉敌舰,同归于尽。邓世昌对全舰官兵说道:“吾辈参军卫国,早置生逝世于度外,本日之事,有死罢了!”日舰官兵见状大惊失色,拼命潜逃,并向“致远”舰连发鱼雷,“致远”舰可怜被击中,全舰官兵252名全体落海。邓世昌落海后,其跟从以救生圈相救,被他谢绝,其养的爱犬亦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断然按犬首入水,自己也一起被淹于波澜之中,壮烈殉国。

“甲午海战”博物馆内,有这样一幅一般农家的群像雕塑:农家草房,院墙倒塌,墙外火光熏天,蛮横日军挥动大刀、手持枪械扑来。院子内一家妇幼十人,整在投井自尽。雕塑的“阐明牌”上这样写道:1894年11月16日,日军攻破金州城,破城之际,城内西街四代一家妇幼10人,为免遭日军侮辱,决然投井自杀。让咱们记住这些刚烈的草木之民的名字:老妇曲王氏、曲迟氏女曲梅兰、曲如慧、曲讶子、少妇孙曲氏与儿子孙桂生、杨曲氏与儿子杨宝庆。

余决不弃报国之大义,今惟一死以尽臣职——这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之前留言。1895年1月20日,日军在山东半岛登陆,丁汝昌拒绝日军劝降,举枪自杀,时年58岁,自此,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在丁汝昌留念馆门前,我凝望着这位晚晴一品大员的雕像,心里充斥了崇拜之情,且不说他先前的功过长短,单就他宁死不降的这种精力而言,用当初的话说:是位汉子!

苟丧舰,将自裁——这是海军将领刘步蟾的誓言。1895年1月11日,日军鱼雷艇入港偷袭,“定远”舰伤害重大,因恐其未来落入敌手,丁汝昌、刘步蟾下令将“定远”舰炸散,当夜,刘步蟾随本人的爱舰,自残殉国,实现了他的誓言:苟丧舰,将自裁。时年43岁。

怀着对英烈们的崇敬,分开了刘公岛。雪白、矫健的海鸥,是英烈们灵魂的再现;阵阵浪花,是英烈们对后人的诉说。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站在渡轮的甲板上,望着远去的刘公岛,沐浴着残暴的阳光、习习的海风,前辈们的金石玉言,在我的耳畔缭绕,久久的萦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专题美文